能源互联网将成为支撑我国能源转型 实现能源清洁低碳的战略途径

发布时间:2019-12-27 11:00    来源:环球网
 

关键词:能源互联网 能源转型 清洁能源

摘要:“能源互联网的发展可以与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作类比,我们现在只是处于一个‘拨号上网’阶段,未来在智能化、绿色化等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我们坚信,总有一天能源互联网会像今天的移动互联网一样,给我们带来便捷、绿色、智能。”华北电力大学校长杨勇平在日前举办的“2019全球能源转型高层论坛”上表示。

  “能源互联网的发展可以与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作类比,我们现在只是处于一个‘拨号上网’阶段,未来在智能化、绿色化等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我们坚信,总有一天能源互联网会像今天的移动互联网一样,给我们带来便捷、绿色、智能。”华北电力大学校长杨勇平在日前举办的“2019全球能源转型高层论坛”上表示。

  面对当前资源紧张、环境污染、气候变化等问题,能源清洁化转型已成为全球发展趋势。在推动我国能源革命和能源转型中,建设能源互联网被认为是实现能源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战略途径。

  不过,能源互联网将如何支撑我国能源转型、面临哪些技术瓶颈、未来将如何落地等是摆在人们面前的重大难题。

  充满活力的未来能源业态

  当前,我国的能源清洁化转型面临着较大压力,尤其在非化石能源的开发利用上,需要突破诸多屏障。

  杨勇平将其归纳为六大问题。首先,能源供需时空不匹配。在空间尺度上,化石能源、风电、太阳能等资源主要集中在西部,而我国能源的负荷中心在东部;在时间尺度上,风电、太阳能具有随机性、波动性,它们变化的趋势和曲线与实际负荷曲线不匹配。第二,能源消费结构不合理,我国依然是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。第三,我国缺乏支撑新能源消纳的灵活性资源,系统性调节能力先天不足。第四,太阳能、风能等新能源发电成本偏高,政府补贴缺口较大。第五,新能源依赖的储能、氢能等新技术成本较高,且部分技术尚不成熟。第六,能源与信息领域新技术融合不够,体制机制尚需完善。

  能源互联互通,将为解决上述问题提供系统性方案,为此,我国相继出台了多个相关政策文件。与此同时,国家相关部门启动了一系列关于能源互联网的试点示范工程,包括多能互补、并网型微电网、增量配网等;各大电力公司、能源集团纷纷加强数字革命和能源革命的深度融合,以期在能源互联网中抢占一席之地。

  “能源互联网的春天到了,因其所能,它必将成为充满活力的新型能源业态。”北京智中能源互联网研究院、国家能源互联网产业及技术创新联盟副理事长李凤玲说。

  电力是核心环节

  “能源转型中,清洁能源是关键,电网是核心,关系到能否驾驭风光电并送到千家万户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家电网全球能源互联网研究院有限公司院长汤广福说。

  以清洁和绿色的方式满足电力需求,实现互联电网已成为能源互联网发展的共识。近年来,为支撑构建能源互联网,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提出建设智能电网和泛在电力物联网的目标,并持续加大在相关领域开展技术攻关。

  “泛在电力物联网类似于一张虚拟网,智能电网相当于一张实体网,要打造智能传感和终端广泛覆盖支持虚拟网,以保证两张网的深度融合。”汤广福提出了未来需要加强攻关的技术方向,包括在智能电网领域实现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的消纳和并网调控;源—网—荷平衡的多元用户供需互动与能效提升;大电网柔性互联及安全运行等。

  前不久,国网能源研究院发布的《能源与电力分析系列年度报告2019》指出,能源互联网将极大地改造传统封闭式、条块分割的能源行业,其融合开放的建设过程面临来自理念机制、技术、市场等多方面的问题与挑战,这需要各方加强合作、统筹推进。

  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贾彦兵指出,新能源与能源互联网融合发展是能源安全新战略的重要举措,新能源发展目前面临着三个“不匹配”的难题:新能源生产侧资源禀赋和能源消费侧负荷分布不匹配、新能源生产侧的波动性与能源消费的侧用户负荷特征的不匹配、新能源电源建设与电网规划的不匹配。

  “以能源互联网技术改变不匹配的问题。”他表示,应利用先进的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思维践行高比例清洁能源战略,形成以电为核心,冷热气等多种能源横向互补,以及能源产业链、能源交易市场等纵向耦合的新兴能源生态,营造开放共享的能源互联网生态环境。

  协同创新助推落地

  汤广福指出,能源互联网是解决人类可持续发展与能源需求矛盾的重要解决方案。

  我国通过新能源微电网、“互联网+”智慧能源、泛在电力物联网等项目开展了广泛的能源互联网实践探索,推动形成可持续、可推广的能源互联网发展路径和商业模式。

  “跨专业技术、跨业态模式、跨传统体制的政策协同创新是能源互联网能够成功落地的重要条件,同时也是能源互联网的共同特征。”李凤玲说,协同创新助推能源革命,能源互联网是协同创新的重要基础和典范。

  李凤玲同时表示,要从系统工程角度认识协同创新,其中依然面临着诸多难点环节,比如市场准入要素与政策要素的协同,骨干网与微网相互作用的协同,以及开放能源需求侧市场与政策体系的协同等。

(责编:)

相关新闻

沈烈初:中国装备制造业的“短板”在哪里?

 新中国走过70年的历程,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伟大成果,从站起来到富起来,再开启强起来的征程,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,2021年全国完成脱贫攻坚目标后,即将向中等发达国家迈进,但因不平衡、不充分发展的特点,国家仍定位在新兴发展中国家的行列。但一些国人陶醉在巨大成就时,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,对高技术产品全面禁运(欧美一些发达国家也跟进),打压中国有成就有实力的企业,把数十家中国企业列入“黑名单”,全国为之一震。